兴隆县人民法院 > 指导案例

正文

违反法定程序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2015-04-16 09:09:10 来源: 本站

李某不服兴隆县某局治安行政处罚案

——违反法定程序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杨少明

关键词

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 违反法定程序

裁判要点

法院认为,被告在第三人的植树行为是否对原告构成侵权不明的情况下,对原告作出拘留处罚,属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被告在对原告作出处罚前告知原告可在三日内提出听证,却于告知的次日即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属违反法定程序,其所作具体行政行为依法应予撤销。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第3目之规定: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证据不足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基本案情

原告诉称,2006年,因某镇某村村委会对外承包松树,原告承包的某村4组东沟南肖沟林地与村委会林地发生林地纠纷,兴隆县人民政府于2011411日作出兴法处字(20118号处理决定:“双方争议之某村东沟南肖沟东坡、西坡林地,以现有(200610月)大队松林边界为准,松林边界以内的林地属某村村委会所有;松林边界以外林地归某村第四村民组所有,李某有管理经营权,零星松树归某村村委会所有。”第三人不遵守兴隆县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分别在2012年、2013年将栗子树、松树栽在兴隆县人民政府确给原告使用的林地范围内。原告发现后多次找有关部门,要求解决第三人侵犯原告林地植树一事未果,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将第三人所栽之树拔下。第三人向被告报案,被告遂对原告作出拘留7日的处罚决定。原告认为,第三人将栗子树、松树栽在原告的林地范围内实属侵权,原告拔树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被告辩称,某村村民委员会东沟南肖沟的松林(康某承包)与李某承包的第四村民小组的林地发生争议,兴隆县人民政府虽作出处理决定,并经隆化县人民法院和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维持,但林地边界争议依然存在,李某在林地边界争议未解决的情况下,于2013718日将康某栽植的栗子树14棵、松树40棵拔掉。经兴隆县物价认证中心价格鉴定,被毁树木价格为353.60元。被告认为,李某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损毁公私财物。被告所作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康某述称,原告李某由村民组取得的南肖沟承包山是村属松林以上部分,第三人为明确界线,按政府的确权决定及终审判决精神,于2013年在承包松林南面边界按两边现有松林水平连线栽植松树一行共40棵。该树已成活,却被原告于2013718日薅毁,原告同时薅毁第三人以前栽植成活的栗子树14棵。第三人向被告报案,被告经侦勘取证后作出了兴森公(治)决字[2013]40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第三人认为,被告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某村村委会对外承包松树,第三人康某承包的村委会松林与原告承包的某村4组的东沟南肖沟林地发生争议。兴隆县人民政府于2011411日作出兴法处字(20118号关于某村村民委员会与第四村民组李某林权纠纷的处理决定:“双方争议之某村东沟南肖沟东坡、西坡林地,以现有(200610月)大队松林边界为准,松林边界以内的林地属某村村委会所有;松林边界以外林地归某村第四村民组所有,李某有管理经营权,零星松树归小碌洞村委会所有。”原告李某不服,向承德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承德市人民政府于201185日作出承政复决字(2011)第47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兴隆县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原告不服,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指定隆化县人民法院审理该案。隆化县人民法院于2011117日作出(2011)隆行初字第13号行政判决,维持了兴隆县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向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316日作出(2012)承行终字第25号行政判决,维持了隆化县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2012年,在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前,第三人康某即开始在双方有争议的林地栽植栗子树。2013年,在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后,第三人康俊英又在争议地栽植松树。因原告与第三人对兴隆县人民政府确权的林地界限持不同认识,原告认为第三人康某将栗子树、松树栽植在确归原告使用的林地范围内,原告遂于2013718日,把第三人康某栽植的栗子树14株、松树40株薅毁。经林业工程师、农艺师鉴定,并经兴隆县价格认证中心鉴证,薅毁的栗子树、松树的经济损失为353.60元。被告认为,原告李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于2013828日告知原告享有陈述、申辩和听证权,并告知原告应在告知后三日内提出听证,而被告于2013829日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给予李某行政拘留七日。原告不服,向兴隆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兴隆县人民政府于20131226日作出兴政复决字[2013]34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被告2013829日作出的兴森公(治)决字[2013]40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裁判结果

兴隆县人民法院于2014415日作出(2014)兴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书:一、撤销被告2013829日作出的兴森公(治)决字[2013]401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

二、责令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宣判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兴隆县人民政府2011411日作出的兴法处字(20118号处理决定,对原告与第三人争议的林地已明确确权:“双方争议之某村东沟南肖沟东坡、西坡林地,以现有(200610月)大队松林边界为准,松林边界以内的林地属某村村委会所有;松林边界以外林地归某村第四村民组所有,李某有管理经营权,零星松树归某村村委会所有。”该确权决定已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所确定。原告与第三人均应遵守。第三人不应在松林界限未经有权机关进行现场划定的情况下,擅自进行植树,从而再次引发双方矛盾。原告亦不应该不通过合法途径私自将第三人栽植的树木薅毁。被告在第三人的植树行为是否对原告构成侵权不明的情况下,对原告作出拘留处罚,属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被告在对原告作出处罚前告知原告可在三日内提出听证,却于告知的次日即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属违反法定程序,其所作具体行政行为依法应予撤销。

行政程序是行政主体正确、及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必要保证,是防止行政主体滥用职权的必要措施。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三目规定,具体行政行为违反程序的,判决撤销。本案某局对原告作出处罚前告知原告可在三日内提出听证,却于告知的次日即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显然,违反了法定的行政程序,应当判决予以撤销。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有的观点认为,行政主体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只是程序违法轻微即行政程序瑕疵而已,应当维持。此种观点是不成立的。行政程序违法与行政程序瑕疵不是同一概念。行政程序违法是指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即行政主体实施行政行为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行为应遵守步骤、顺序、形式和时限,不遵守法定操作规程的任意行为。而行政程序瑕疵是指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的微小缺点,表现为在形式、程序与程度上没有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和条件,可以用补救方式来完善或在判决书中指出,并可提出司法建议,对该程序瑕疵不作程序违法处理的行政行为。本案某局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在程序上不是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微小缺点,它不能用补救的方式来完善。也就是说,在形式、程序与程度上完全不符合法律规定和条件,因此,应当判决予以撤销。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